枫叶落懿

星空离我远吗?恋人你在哪呢?

【外科风云】『每一个扬帆都曾是陆晨曦』[扬陆]

       [老福特被血洗,连我都惨遭毒手,我个小纯洁什么都没干啊,看了申诉教程,但是觉得麻烦,就重新发了,看过的可以留下小红心小蓝手,谢谢大家咯]

————————————以下正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好进入了彼此的生活,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告白和追求,一切如汪洋大海,隐藏在风平浪静下的是风起云涌。
        也许是因为那时两人的心底都有一个大大的的洞,用那不堪一击的坚强掩饰着脆弱。又或许是因为像极了硬币的正反面,一个阳光一个黑暗。不管怎么说,老天不会总是玩弄有情人的心。
        每天的拌嘴似乎是在告诉对方我还在,想要改变却害怕改变,什么时候,我们变得这么患得患失了?
        你太像曾经的我了,有这一手好手艺,想要为医学奋斗终身。又太不像曾经的我了,有傅博文保护你,无论你惹出多大的乱子,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你。
        像我这样的人不值得你,你是那么阳光而我已经染上了太多灰尘。别过来,很脏。这些年我很自私,很功利,但是做过最后悔,最不自私的事就是推开你。但我不后悔,看着你干干净净,我已然了无遗憾。
        不要担忧,继续像以前一样前进吧,我还会在你身旁。既然我已经满目疮痍了,也就不在介意再来几刀。只是你,要学会保护自己啊,万一有一天我和傅博文都不在了怎么办?那你也要好好的。

又看到了同款翘腿?!老刘改不了这恶习啊(๑>؂<๑)

六道小夜宵:

你们就说我挠公!!!色气不色气吧!!!!😌😌😌😌😌😋

我正翘着同款二郎腿,拿着手机转发😁

扑啦啦飞飞:

脚踝实在太性感😍😍😍

六道小夜宵:

嗯,被偷拍的网瘾boy☺️☺️不乖!不知道翘二郎腿对身体不好啊!虽然,你最好看!😘😘😘

这个世界不是没有黑暗,只是有人替你挡住了黑暗。

【零零后】[我们的观念与想法]

关于我们为什么被吐槽

我们是在家长的宠爱下长大,所以我们不认为家长在别人面前说自己的不是是一种开玩笑的行为,特别是家长还顺带夸了其他人(你可以理解为吃醋了)。我们认为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我们不想成为谁或谁的替身,我们顶多把TA当做榜样,是用来学习的,所以请不要老是说谁谁谁怎么样了,谁谁谁怎么样了,我们会举出他们也有弱点,没有人是完美的,但你们总会说“好的不比比坏的”。怎么了?这不是我们的优点?TA就是这点弱,你能改变不成?

还有就是关于隐私,我们甚至可以打官司告你们好吧,不要以为是理所当然,没有那么多理所当然。我们写的日记都可以拿给老师看就是不能拿给你看?老师会像你们一样只是一味的说我们的坏处一味的贬低我们?再说了你要看的是日记,不是作业!请不要乱翻我们的东西,真的很容易直接惹毛一些看起来和和气气的人,这对于有些人来说是底线!触之必怒!我们也需要一些安全的小空间,我们也会有小秘密,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你们,给你们看?

我们不是你们用来指使的,我们不想成为下人必须遵从你们的指令!我们之间的谈话应该是平等的,和和气气的。而不是“去,你去给我收拾了”“给人家倒杯茶”。那我觉得你可能需要的是一个仆人而不是一个孩子。我也并不是说孩子就需要捧在手心里,还是那句话,我们应该平等的谈话,我认为外国的让孩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以此来换取零花钱非常恰当。我们不会认为你们给我们钱是一种施舍,你们也不用支使的方式叫我们做事,两全其美,何乐不为。

还有一点我觉得很恶心,就是不管怎么说你,打你,骂你一句“我都是为你好”就完事了?谁不知道你是为我们好,但是你这放松太怪异了吧,逼迫?要挟?真是为我们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训人好玩不?挂着一副掏心掏肺的样子骂人好玩不?打你一棒子再给你一颗糖你要吗?稍微反抗,“我都是为你好”真的想爆粗口啊。

你们老在我们应当自己选择的时候干扰,去当医生,去当老师,去当明星……你想去自己去好吧,我们不是用来给你们实现梦想的,我们有自己的目标,有自己想做的事,“都是为你好”这个真不是了,我们想做什么我们清楚,我们正在干什么自己也清楚,选定了目标就应该放手去追,趁还年轻,狂一把。

不要以为你们的养育之恩就是你们为所欲为的借口,你们的养育之恩我们会在将来你们年老后还上,至少我们没有像我之前看到的一本小说上写的“我们不养没用的人”来将你们抛弃,你们年老后我们操的心,花的钱好像更多,多余的我们只是默默收下,有因为这个来做什么事吗?

我们真的很需要鼓励,一味的批评容易让我们自卑,内向,一味的夸奖会让我们骄傲,自满。糖与棒子要结合,不可以一味的干什么事情。

我们爱玩手机电脑是因为我们可以找到聊得来的“朋友”,为什么不找你们?别逗了,先不说聊不聊得来,你们都是甩甩手,“别打扰我做事,自己一边凉快去。”而玩游戏则可以获得成就感,我们感觉自己被“夸奖”了,这种感觉很容易让现实世界里经常被批评的人感觉愉悦,上瘾,所以大多数玩游戏的人都是现实生活中孤单,精神找不到寄托的人。网络给了他们归宿。

【零零后】[为什么我们总是被吐槽]

我是一个零零后

我很好奇为什么我们老是被吐槽,要知道我们最大的都可以上大学了(天才除外),10后都出现了,为什么我们还是被说得最多的,现在我明白了

21世纪可以说是新世纪,因为有一样东西快速发展----网络。而零零后就是伴随着这个长大的,虽然其他年代的(00前)也接触,但是,零零后是最相近的,90后也难免带上一些过去的印象。10后则因为有了零零后的铺垫,不再被吐槽。通过网络我们得到的信息完全,看到的世界和以前的人们知道的完全不一样。前人们再怎么改变,总有一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的,不能改。

零零后总是被认为很逆反,其实并不是。零零后是将东西观念结合得最好的。东方太过保守,辈分最大也最严,孩子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很难受。西方太过开放,家长主要负责引导,孩子太过自由容易走歪,家长很难受。而零零后可以说是将东西方结合了,虽然家长并不这样想,但是我们是这样认为的,我们想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所以我们可能是表面严格实则发挥余地大,或者表面宽松实则刻板严谨。家长不会理解,觉得诶,你竟然敢不听话,要造反是不是,皮痒了是不是。所以我们的叛逆期格外严重,就算平时不敢反抗,到了这时也想要挣扎一下。

零零后一般都是独生子女,这也很重要。以往家庭有多个孩子,关注就不会这么集中,很多零零后享受到的不只是关爱,可以说是溺爱了,这也是上面我提到为什么敢这样去叛逆(我认为九零后就已经养成了大概的一个模样)。我们真的可以说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太安逸,太顺利,经不起打击,受不起批评,脾气暴躁,认为天下总是要围着自己转。确实我们也有很多问题。

也许是因为中华的优良传统,总觉得骂骂自家孩子才好,也许是因为观念不同,一个想要做天空一个想要跳出地球。二十一世纪是一个分水岭,人类科技正在高速发展,快速进步,也许下一次会被我们这样吐槽的就是二零后?

最后附上:
关于我们的观点与想法

【所谓成长,不过是把原来看重的东西看轻些,把原来看轻的东西看重些】

所谓成长,不过是把原来看重的东西看轻些,把原来看轻的东西看重些。

我突然脑子里冒出这句话,说得真的挺好的。

失去了才懂得珍惜,人的本质啊,没法改变。看着那些东西从指缝里溜走,再怎么用力也抓不住,无力的感觉真不好受。最后什么也干不了,只能看着看着......

'曾经以为最轻的东西现在却费尽心思也得不到,曾经以为最重的东西现在手里一大把,想用来换一点其他的,没人愿意。

再废物的人都有出彩的地方,再暗淡的星也会发出微弱的光,再没用的物都可以变废为宝,尽量留住那些轻的东西吧,人生是负重前行,我们却总爱挑重的带,想要放下的时候却已经放不下了。

【外科风云】『不知不觉的爱上你』「扬陆」

      不知不觉爱上你

    与你相见的第一次是在医科大,你站在讲台上讲课,台下一二排的都是一些迷妹,虽然我嘴上嫌弃,但不得不说你确实很帅而且讲得也很好。
     但是你只教了一学期,我不明白为什么,就去问傅老师,他说他也不知道,这是学校的安排。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我父亲的事,导致你被排挤,虽是修老的徒弟却什么都没学到,反而......
     后来我到仁和实习,发现你手术真的做得很好,但是研究小组都没有腻,我也很不明白,又去问傅老师,他说,他没有权利来管这些,项目不是他开的。
     再后来,秦老师生病了,很严重,仅靠你的工资已经不够了,每天连台却还是无法支撑高额的化疗费。最后还是无力回天,也欠下了一屁股债,之后你仿佛没有什么变化,其实你很难受,我能感受到,也总是看到你一个人站在走廊上发呆。
     之后,你仿佛换了一个人,变得怕惹事,而且勾结药商。我很是疑惑,你不是最不屑吗?一天下班后,我拉你到天台,问你
     “你怎么回事。”
     “你不清楚吗?”
     “你怎么回事我怎么知道。”
     “那你拉我上来干嘛。”
     “你怎么跟那些庸医一样了?”
     “我一直这样,只是你没发现。”
     “不,你从来不这样。”
     “我何德何能能让傅博文的得意徒弟如此关照。”
     本来我脾气就急,又已经被你这几天的所作所为气得不行,再被你这阴阳怪气回答一激,就恼火了
     “我好心好意关心你,你还这样?”
     “用不着!”
     “好好好!”
     我被气的浑身发抖,索性转身离开。
后来才发现,原来你与我一样,有什么事从来不说。
     我与薛峦一起走了很久,但相聚就是为了分离,不过我没想到,他也会放弃誓言,转去从商。我很失望,也很伤心,原来支撑我,陪伴我走下去的一下子就没了,心里空落落的,只好把自己埋在手术室里,让自己喘不过气来,才能不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但是,你却突然来关心我,让我很不适应也很不理解。却被你一句都是一样的人,给戳中泪点,在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也第一次见识到了那样窘迫的你。
     本来我已经准备好了与你改善关系,却看见你如没事的人一样,不禁气急败坏,以为你只是触景生情。呵,很蠢吧。还是如以前那样,每天总能找到理由骂你。见个面,三句话不离药器。我的脾气也是硬,总是和患者吵起来,之后就会看到你失望的眼神,和千篇一律的训话。不过,你总会默默的把烂摊子收拾了。
     其实我也知道,生活不是仅靠信仰和理想就能度过的,但我还是想试试。
     后来,我碰到了让我至今都难以忘怀的事。那天,我碰到了一个五大三粗的患者家属,给他认真解释,他却质疑我的专业性,我气不过,就和他吵起来了。
     你急匆匆的冲进来,想劝架,我却正在气头上,不识趣的补了一句,惹得那人抓起手上的玻璃杯就扔了过来。本来我已经准备好被砸了,没想到你挡在了我面前,轻哼了一声,高大的身子垂在我肩上,我慌了,支起你,轻轻晃了晃
     “扬帆,扬帆?”
     我想过如果我不能拿手术刀了怎么办,却不知你如果拿不起了该怎么办。
     你微微抬头“我没事,叫保安。”
     我松了一口气,看他们抬着你走向手术室,我不禁着急,自告奋勇帮你做这个手术,最后当了个一助。
     看着你背上鲜血淋漓,还夹杂的一些玻璃片就不禁心痛,安慰自己到“还好没事。”
     在病房守了一会就继续去上班,下班后,还绕路去你病房门口走了一圈。
     回到家后,我无法静下来,拿出手机,把各个APP刷了一到,看到医院论坛的顶层不禁气愤,这些人可以专职去当记者了!连今天这事都要八卦这么久!点进去看了才发现,都说我俩是不是好上了?!看完他们的留言,我才发现,你真的对我照顾很多,也不知不觉的渗入了我的生活,或许他们说对了。
     但我却不知道你的想法,你已经过了可以挥霍的年纪了,你一定很小心谨慎,再加上秦老师.....我真的没有把握,只好在论坛上留言
     “那个,明天谁帮我去谢谢扬主任啊。”
     却看见陈绍聪来了句
     “抱都抱过了还害羞?”
     以及下面一致的肯定。
     我去,交友不慎啊!
     第二天,我忐忑的走进了你的病房,却看见你笑容满面,问
     “怎么自己来了?”
     “这种大事当然要亲-力-亲-为-”我咬牙切齿的说到
     “怎么,你不愿意来?”
     “当然不会,谢谢你了,不过你为什么要替我挡?”
     “不然等你被划到手?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
     “说吧,我光荣负伤,你准备怎么报答我啊。”
     “请你吃饭。”
     “太便宜了吧。”
     “那你说怎么办。”
     “英雄救美,美女不应该以身相许吗?”
     我笑了,你拽过我,侧着身献上一个绵长的吻。

[请假条:马上要开学了,我作业还没做完......赶作业去,最近可能不会写了,请见谅,谢谢。]

【外科风云】『能与你相互嫌弃却不离不弃的人都是能一起走过一生的人』「扬陆」

     能与你嘴上相互嫌弃却不离不弃的人都是能一起走过一生的人

     其实以前我们的气氛没这么尴尬,但那时秦老师是我的全部。后来,我却不是以前的我了。
     每天我们见面说上一两句话就能吵起来,你是在怨我吧,也对,作为你曾经的信仰,我确实不那么够格。也许只有那时我才能褪下伪装,放肆的吵一架。
     你总能给我惹祸,我又能怎么办?最多也不过再跟你吵一架,然后再去收拾烂摊子。
     唉,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孽,上天派你这么个小霸王来折腾我。不过我心甘情愿。
     什么时候我开始注意你呢?也许是你与薛峦分开那时吧,每天都呆在手术室,一副拼命三郎的作风,不用问都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但无论谁问都只有一句没事。恩......很久没见到这么固执的人了,我突然对你心生怜悯,毕竟同命相怜,。强行将你拉出手术室,带到外面去吃饭。
     “说吧,怎么回事。”
     “不用你管。”
     “唉,都是一样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的人,不必那么固执,我又不笑你。”
     不知怎的,就这么三句话,说完你就开始哭,我手足无措,只得抓起一旁的纸往你手上塞,你却突然笑了
     “原来扬主任也有这种时候。”
     “不哭了?”
     “让你笑话了。”
     “我哪有这么心胸狭隘。”
     “对对对,这顿饭我请了。”你继续笑着,脸上却还挂着泪痕。
     “真的没事了?”
     “扬主任什么时候这么啰嗦了。”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下次还有什么事别憋在心里,会出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不介意当你的知心大哥。”
     这件事像是一场梦,我们谁都没在提起,毕竟我一直都是个小人,勾结药商,利益为上。
     直到后来,我们又一次争吵了,吵得很凶,我说了很多狠话,甚至牵扯到了你的生活和薛峦,虽然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但我还是无比后悔。看着你突然停下话语,泪水抑制不住冲出眼眶,摔门而出时。我知道,我真的伤了她。
     下班后,我在天台上找到了你,还没走到你身边,你就站起来想要离开。
     “我有这么可怕吗。”
     “扬帆我真的不认识你了,你以前从来不这样。”
     “今天的事怪我太生气了,口不择言,要不你打我几下骂我几句会舒服些吗?”
     “你一直都认为我都这么无理取闹,什么都不懂吗?”
     “......”
     “其实我什么都懂,但是我真的还想再固执几年,再坚守一下我的誓言。”
     “......”
     “扬老师,对不起。”
     我猛地一颤,多久没人叫我扬老师了?对啊,你这么聪明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懂,只是不想同流合污,这个勇气是我当年没有的,罢了罢了,就当是为了自己吧。
     之后还是如往常,继续上班,继续惹祸,继续背锅,不过还是消停了些。那天,你又惹了祸,本来我挥挥手就想将来通报的人,打发走,哪想来人告诉我他们吵得很凶,而且那病人家属很是粗鲁,像要打起来的样子。听罢,我头皮发麻,冲了出去。
      一到病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和玻璃杯敲打桌面的声音。
     [看来还没有什么事]我敲了敲门进去了
     “你好,我是胸外主任扬帆。”
     “主任是吧,你快管管你们这个小医生。”
     “管我?也不看看是谁在大吵大闹。”
     [我的小祖宗,没看见我在灭火吗?你填什么乱啊。]
     “你!”那人气不过,将手上的玻璃杯砸向你。
     我大叫不好,向前一步,转过身,将你抱住,用背挡下了玻璃杯,有几块碎片扎在背上,还参杂着一点热水,痛得我轻哼出声,不过你身上淡淡的香气真的很好闻。
     那人和你都慌了。 你扶着我扬帆扬帆的一直叫,眼泪都快急出来了,最后还是我小声提醒你叫保安。
      我爬在病床上,碎片已经取出来了,是你亲自做的手术。麻药时效过了,背上还是有点痛。睡不着,去抓手机,看了看医院的论坛,最新回复的竟然是“胸外扬主任英雄救美”,我点进去看了一眼,呵,一堆人瞎起哄。却不知自己嘴角已经弯了起来。不过有个熟悉的ID,留言
     “那个,明天谁帮我去谢谢扬主任啊。”
     “抱都抱过了还害羞?”
     嘿,这小姑娘还不愿意亲自来?
     第二天,你提着大包小包走进病房,我嘴角不禁挂上一抹微笑
     “怎么自己来了?”
     “这种大事当然要亲-力-亲-为-”你咬牙切齿的样子真是可爱。
     “怎么,你不愿意来?”
     “当然不会,谢谢你了,不过你为什么要替我挡?”
     “不然等你被划到手?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
     “说吧,我光荣负伤,你准备怎么报答我啊。”  
     “请你吃饭。”
     “太便宜了吧。”
     “那你说怎么办。”
     “英雄救美,美女不应该以身相许吗?”
     看着你脸红的样子,不禁拽过你,侧着身,献上一个绵长的吻。

[你们要的糖,我觉得是个糖渣,不过好吃就行😊]

【伪装者】『山河犹在,国泰民安』「第四章」

     每天无趣的训练和等待明台到来煎熬着林皓轩,一旦明台来了死间计划就开始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虽然现在也没有办法挽回。
     终于等到了王天风回来,还有郭骑云肩上昏迷的明台,三人一路进了王天风办公室,随后郭骑云退出来了,林皓轩赶紧上去问
     “老郭,怎么回事啊,还带回来了个大活人?”
     “你不也是这样进来的吗?”
     “认真的。”
     “老师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带回来这么个公子哥。”
     “你认识吗?”
     “嗯...可能认识。”
     “那老师干嘛留他在办公室啊。”
     只见郭骑云一个关爱ZZ的眼神,林皓轩瞬间明白了,强忍住不去打他
      “可怜的娃。”

     知道临近吃晚饭的时候,传来了一声惨叫,三个人在食堂面面相窥,随即偷笑几声
    [终于动手了,赶紧吃完,不要被波及][同意][+2]

     吃完饭后,于曼丽回了寝室,两个男生坐在操场上,闲聊起来
     “怎么学校放假没有人啊”
     “有家的都回家了,没家的执行任务去了,也只有你个新来的。”
     “......”
     “那你是怎么来的?”
     “我就是没家的那种人,记忆中就只有老师,他给我馒头,说,想吃饭想活命就跟我来。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是军统的,不过更好,可以报国。”
     “你就没怕过?”
     “不可能,但是怕有什么用呢。”
     “也对。”
     “你呢。”
     “我是真的一觉醒来就跑到你们门口了。”
     “感觉你一脸不情愿,怎么?后悔了?”
     “怎么会,男儿本就应该以血筑墙,保家卫国,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感觉文邹邹的,你上过学堂?”
     “额......上过几天。”
     “真羡慕你们。”
     “你俩是闲的没事吗?要不给你们找点事?”
     “老师。”两人刷的一下站起来。
     “没有。”林皓轩抢先答到。
     “还不去睡觉?”
     “是。”

     两人等王天风走后,对视一眼,林皓轩假意擦了擦额头的汗,而郭骑云则是憨憨的笑。
     “走了,睡觉去。”
     “嗯,明天见。”